夏临

【墨香铜臭中心】原耽逸事,全

嘘:

一、
  一日,一则逸事在武林中流传。据说而今人脉日广、如朝阳般蒸蒸日上的武林新秀,被墨香铜臭手下的八千小弟追杀了半个武林,连她暂时安身的洞府都被人找了出来,不少忠实的手下在原光门内张告不死不休。而追杀的原因,竟是与她同门师妹说了两句墨香铜臭的八卦,却不想师妹竟是原光宗在其师门中的卧底,心思深沉,听到八卦时暂时按下不说,两年之后的前几日才突然发难,陷新秀于水深火热之中。
  原光宗内得知了新秀竟八卦过自家掌门和宗门,顿觉面上无光,一个个那是火冒三丈,怒气冲天。觉得这新秀造谣滋事,实在可恨,便通知了门内其他积极分子,要给新秀一点好看。
  这新秀被追了几日,发觉原光宗人是越来越多,无论在何处都不能安生,更有那原光宗掌门的暗示,虽未指名道姓,却更显煞气逼人,听闻说的是打人脸蛋的话,脸上却是开怀大笑着的,实在令人胆寒。其觉逃脱无望,更不愿意牵连自己的同门,抵抗了几日,终还是从了原光宗人的愿,张告天下,向原光宗掌门道歉。
  然而她这一番行为,看在某些原光宗人眼中,却是处处皆不顺眼。看她那道歉,既无下跪,亦无血书,面上非但没有愧意,反倒有些无奈似的,端得是一个毫无诚意。更罔论道歉那日,他们走在街上,竟有无知民众和别有用心的武林之人对他们指指点点。原光宗人向来是不信什么人心、什么道理的,只觉得那些人定是听了什么谣言,或者干脆就是仇敌伪装的。再想至近来造谣之人,心中顿时有了眉目。
  于是,便有为掌门马首是瞻的原光宗人次日便依着那新秀师妹给的地址,在新秀洞府门口处留了血字,让那她近几日当心些,以示敲打。
  新秀看后恐极,觉得再无办法可以免去灾祸,终于克制不住,在门内失声痛哭。其同门尚且孱弱,人脉且新,本是毫无办法的死局,却不想,前几日连天的追杀和昭告武林的道歉,加上新秀道歉后原光宗将人逼死的做法,终于彻底触怒了整个武林。
  试问,自原光宗出世以来,哪家大宗门弟子没有受其骚扰过?只因原光掌门墨香铜臭手段过人,加之其与今上关系匪浅,各派掌门皆不想与其为敌,才没有同其发生过门派之战。只有些没有门派的江湖散人,或是被原光宗整个灭门的小宗门,才敢在黑市中偷偷交换信息,暗自与其为敌。
  然而这一次,原光宗赶尽杀绝一般的行径,终于还是引爆了那些积年的旧恨。随着帮助新秀打抱不平的武林义士越来越多,有关原光宗的丑闻也越爆越多。
  原光宗人几乎气绝,他们入门以来,何曾受过这种待遇?而这,又怎么可能是那个区区新秀能摆出来的阵仗?稍微思考便知,这股风潮背后,定然就是那与他们作对的势力,而这些所谓“义士”,必然也是那神秘宗门的走狗了。原光宗人一面紧密团结至掌门身旁,一面将这些人表面上的宗门列上死亡名单,发誓要等这些宗门动荡之时,上前狠狠踩上一脚,就如今日他们对自己宗门所做的一般!
  


二、
  上回说到武林义士自发纠集,想为那被原光宗逼至走投无路的新秀伸张正义,而原光宗人则气愤非常,如无头苍蝇一般想找出这样大批与他们做对的武林义士背后的势力。
  原光宗掌门墨香铜臭恐留下话柄,被武林上那些自诩侠宗正派的伪君子们捉住不放,一直未曾发声,只是放任着手下门人们对新秀的追杀。到了她这个地位,也的确不必再自降身份亲自下场,只需在门内大会上语焉不详地提点一二,自会有那忠心耿耿的门人如臂使指。
  追杀这种小事,她已如此这般做过许多次,被她门人灭过的小宗门也如满天繁星,不可计数。以往也遇到过不少抵抗,然而那些向来规规矩矩安分守己的小门小户又如何敌得过势力遍布整个武林、细作渗透所有江湖组织的原光宗呢?自然是如同砍瓜切菜一般被原光宗人踏平。非但如此,那些原光宗人还会将“罪犯”尸首丢在被灭的宗门前,用那门下之人的血在尸体旁写下罪责三千条,申明灭其宗门的原委。
  这次那位新秀,虽在新一代中出类拔萃,宗门不是那么容易灭掉的,但也并非是什么惹不起的角色。上月才有一位地位卓然的武林中人,被原光宗人追得是不敢言语,只得龟缩在宗门内。
  墨香铜臭见门人仅仅是敲打了其一二,也不觉有甚。虽有什么武林义士组成的评理会,可她光母一路走来,什么阵仗没有见过?所以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悠闲地去搬弄门内的财宝去了。
  谁知,就在她没有关注的这一小会,还真被那“评理会”弄出了点名堂。
  由于前几日那新秀被追得着实狼狈,武林中众多人都听说了此事。一个个向身旁熟识者打听一二,就都弄清了原委。得知此事的起因竟是由于一句同门好友间无心的八卦,武林中人顿觉不寒而栗。
  试想,若你听闻城西一家客栈歇业了,同好友说了两句,让他不要去那边投宿。却不想过了一二年,店主旗下的打手提着刀过来,质问你为何造谣影响本店生意,你又能如何脱身?
  想来,怕是脱层皮都算轻松的。
  兔死狐悲,若是由着原光宗再这样下去,安知下一个被追杀的会不会是自己呢?武林中人不一定听说过那位新秀的名字,这个道理却是懂得的。听闻有这评理会,自然是要帮着宣传一番,跟着评评理的。
  如此这般,评理会开始当日,人声鼎沸,武林中三教九流,上至几大宗门,下至无名散人,通通都来了个遍。毕竟是江湖散会,各派掌门皆未到来,但与原光宗有过摩擦的几十家有名有姓的宗门,都有无数眼线帮掌门暗中观察。
  评理会先是阐述了那新秀的遭遇,听得人们对原光宗人行事作风皱眉摇头。此时,一位原光宗人突然冲上来破口大骂台上义士造谣污蔑,骂声未落,他一招黑虎掏心便已经抓了上去,奈何技不如人,被打晕了清出场外。
  见此情景,周围武林人士对原光宗印象是又下一层。要知道,那新秀跌跌撞撞逃了那么久,向墨香铜臭道歉更是昭告武林的,见证者无数,有何假可做?新秀洞府门前的血字,可还留在那呢。
  众人见那疯子已被扔了出去,新秀的遭遇也阐述完了,以为已经可以评判一二,却吃惊地发现,在那些武林义士下去之后,又有许多其他人上了台去。那些人有的衣着光鲜,不似武林中人,有的衣衫破烂,一身行头比乞丐还不如……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只有那一双燃烧着火焰的眼睛。台下有些见多识广的人已经认了出来,那些便是曾经与原光宗作对的散人,和被灭宗门的幸存者。
  而他们,又带来了另一个足以震惊整个武林的消息:墨香铜臭所授的功法,竟是邪教之法,有大幅提升武功,却消弭神智,令人嗜血发狂之用。而使着那功法的原光宗,自然不是皇榜所云正道,而是邪道,乃至邪教!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三、
  上回说到评理会上述完新秀冤情后,又上来了许多曾经被原光宗迫害,手握证据的人,竟揭露了原光宗实为邪教!
  众人见那先前的原光宗人,果真若狂犬一般不辨是非好歹,又想起往日自家宗门子弟被原光宗人骚扰不停,甚至不少人还目睹过那原光宗人在闹市佛堂等地都无法自控,就地小解。如此种种,果真符合邪道之论!
  而唯一的疑虑,便是那原光宗掌门墨香铜臭了。这一位在武林中崛起得晚,势力却如同吹涨的牛皮一般飞速膨胀。她可远不算什么久未出手的老怪,众人对她发功时的模样也是有所耳闻。传闻其开口便有阵阵莲香,惑人心神,自成幻阵,杀人于无形。虽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手段,却也不似有神智蒙尘之忧。
  可若原光宗上下,只有墨香铜臭一人神智清明,那岂不证实了原光宗不是使用邪功的邪魔外道,而是经过粉饰的邪教!那墨香铜臭,自然也不是什么掌门,而是丧心病狂的教宗!
  众人皆是一阵后怕,纷纷痛斥原光宗。评理会上的原光宗门人上蹿下跳一阵无果后,通通失魂落魄地返回了门内,想求助于自家掌门。
  墨香铜臭财宝搬弄到一半,便得知了这个消息,匆匆返回了门内议事堂。先用莲言莲语稳住了门内人的心神,而后清清嗓子,广告天下,她亦受过追杀之苦,也曾被找到过居所,故而非常同情新秀的遭遇。又解释她之前那打人脸蛋的话,说得并不是那新秀,而是那游离于武林之外,擅长卜算的霹雳门。
  顿时莲香溢满整个武林,嗅到之人无不感到微醺。评理会上霹雳门人当即一口鲜血喷出,为这香气所伤。
  霹雳门人顿时红了眼,他们并非武林之人,相互之间以道友相称。明明前几月他们与原光宗尚还友好,曾有武林中人说原光宗偷盗了霹雳门功法,他们还出来为原光宗说话,云面上相似,本质上是不同的。谁知前几日,原光宗竟突然抢起了他们相互间道友的称谓,也不知这原光宗到底哪里与“道”沾边。霹雳门不依,原光宗人觉得没趣,便大肆在武林中造谣,说这“道友”二字被霹雳门承包了,只许他们说得,别人说不得。霹雳门人是焦头烂额,觉得招惹到了灾星。
  谁知这还不算完,原光宗掌门竟也拉霹雳门出来抵挡罪责,霹雳门人哪里肯依,此时若是顺着光母的说法,以后这天下哪里还有霹雳门的容身之处!
  “墨香铜臭,你曾也是我霹雳门中人,如今就如此对待霹雳吗!”
  “真是枉费了我们为你开脱的一片心,我便直说了,你那功法,就是借鉴了我们霹雳门的卜算之术!”
  ……
  随着这样的声讨,武林中人这才知道,前几年突然出现的墨香铜臭,竟是从霹雳门内出来的。
  各路声讨愈演愈烈,武林被搅得不得安生。自然惊动了今上,今上大怒,直言与墨香铜臭作对者都是别有居心。原来,这墨香铜臭仗着功法的好用,每年给朝廷的银钱不可计数,今上视她为自家招财的亲女儿一般,自然是不肯让她吃苦的。
  然而声讨原光门的声势已起,压是压不下去的。今上发话后,发觉武林中人颇有不服,恐犯众怒。只得退一步,一边派人与墨香铜臭和那新秀分别通气,做个“和事佬”,让双方不再追究此事。一边封住了整个黑市,让那些手握证据的人无法互通。
  武林中人闹了一阵,却毕竟没有大家宗门掌门的出手,掀不起什么风浪。
  自此,墨香铜臭便懂得,这件事算过去了。她的门人虽暂时为武林中人避之不及,但既然没有大宗门敢于动她,那么拖一拖,过段时间,知道此事的人便会渐渐沉寂,乃至遗忘了。要知道,她光母一路走来,能有如今的地位,卧薪尝胆的功夫是断然不会差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躺在自家宗门贵妃榻上,恶狠狠地盯着外面的世界。
  正可谓是:
  今日新秀明日羊,仓皇奔逃泪千行。
  亲友闲谈皆造谣,门前血字造恐慌。
  邪教一时起风雨,人人喊打叫得忙。
  今朝评理明日忘,自有莲香流传广。
  
  完
  
  
  
  
  根据二零一八年四月十日闹大的西子绪事件改编。
https://m.weibo.cn/1249029543/4227347156583392
  西子绪事件,四月三日始,四月十一日终。
  上层“调停”了两人矛盾,西子绪回老家暂避,墨香铜臭在第一次回应下打补丁向霹雳道歉。
  自始至终,墨香铜臭未向西子绪公开道歉。

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火炎: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这句话,我原原本本还给你们和你秀。


    你们难道真的天真地以为全网黑只是因为西子绪吗?别闹了,只是在她那里点了炸弹而已,火药早就你们自己埋好了,从自己圈埋到原耽圈。


     二月初,天官一太太由于在微博上委婉表示GET不到主cp点,语气温和甚至为天官贡献大量高质量同人图,惨遭粉丝围攻,被骂700多楼,连带交好无辜画手被挂。


     三月初,某著名墨香粉丝卧底19人画手群截取部分截图挂人。入圈晚好奇八卦的,没说话却与说话者关系好的全数被挂。有人被气到低血压,下面评论一片叫好。最过分的是,墨香最大的主页墨印香堂非但不阻止谴责此等行为,反而助纣为虐,堂而皇之地使用私群截图挂人批斗,助长这种风气。时至今日,微博依旧有骂那些画手死全家的言论。


    还有无数书评区认真看书写书评被批斗,煽动书粉知乎控评论,作者访谈反对提意见者。数都数不清


     圈子外更是罪行累累。


     孤鸿漫画家被撕,被污蔑抄袭魔道,作者比不上墨香出名,人言微轻,不了了之。


     【浩气】作者被魔道粉污蔑抄袭差点删文退圈,只因文中有老祖驴子。污蔑过后是举报,导致作者被封文,至今仍然不知是否填回去。


     还有拉踩梦溪石,私群挂起点作者库奇奇,私群爆料西子绪。3个月,不完全统计已经撕了这么多人。人人自危。


     人肉,是最后一根稻草。


     咎由自取。


 


      别说作者无辜脑残背锅,如果没有主页纵容鼓励卧底挂人甚至亲自下场撕人,如果没有墨香三番四次对粉丝的极端行为袖手旁观,甚至在微博骂人喊要打人耳光,对评论区喊打喊杀的言论视而不见,如果不是她在西子绪被人肉两天都还装死不出面制止粉丝,任由亲友长阳带节奏,怎么会有今天。


      现在说想岁月静好好看书,不好意思,晚了。


      至于说理智粉不背锅,呵呵。
      温和的缪斯林,也没见他们拦着极端缪斯林杀人放火。目睹罪恶却不阻止,已经是罪。


      我是普通人,在墨香粉全线控评的时候无力阻止她们伤害我爱的画手和作者,只能默默的安慰她们,但我一直坚信着,正义会来,总有一天能为她们说话。


     这一天就是新时代的来临。


     善恶到头终有报,多行不义必自毙。
     正义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希望这一次过后,原耽圈能回到十年前,读者勇于评论,作者闻过则喜,人人敢说话。


     这才是原耽圈最好的时代。


     喜欢的任意转载,随便转,转多少,转哪里都可以。我没本事在画手作者被撕的时候干翻秀卫兵,但是至少我能把她们做过的事情一件件记录下来,让你们看看她们怎么对待这些圈子们的瑰宝的。

关于最近tag争执的一点小建议

雨田菌:

占tag致歉

原本只是觉得tag混乱很难过,但是最近越来越多人提到这个问题,引发了不少连锁反应,我觉得还是要稍微正视一下这个问题,不然迟早会更加混乱。
魔道粉可能还有不少不知道这个问题,毕竟最近的几条都只打了“恶友组”而没打“恶友”的tag。

首先声明,我是黑塔厨,但是在魔道火之前我就已经喜欢渣反了,虽然没补魔道但也不是黑。不想撕逼,只是一点小建议。

并不是说“恶友组”这个 tag就一定是APH专属,目前已知这个tag里至少有四个作品的恶友组,但是APH恶友组比较早这点毋庸置疑吧?

恶友组tag的榜单现在基本一半APH一半魔道,更新也是,这样对APH粉毫无疑问是个打击,吃个粮都很难捡。
其实撞tag没什么,我觉得引起粉丝不适的原因主其实还有另一个。
同样都是恶友组,魔道本身已经有“恶友”这个tag,从内容和榜单可以看出可以看出这个tag显然才是魔道恶友的主tag,你们的称呼也是以恶友为主。
在这个前提下,原本主要是APH恶友组的tag打不打其实也无所谓吧?
魔道粉在恶友组tag看到各种别的作品就不会觉得微妙吗?

我确实有看到说不微妙的,但是希望魔道粉的各位可以换位思考一下,假设哪天出了一部人气新作品,明明有自己的tag,却还要顺手打上原本主要是魔道的tag。当你们习惯性的打开自家tag的时候,发现内容大混乱,一半都是不认识的时候,也是会觉得委屈和难过吧?

APH粉的各位也稍微冷静一点,每个人都来说自己的委屈在外人看起来只是可怜,看多了还会觉得烦。tag的关键应该是恶友组相关的东西,简单的说,粮才是关键。

稍微说了我的想法,接下来是一点建议。

对魔道圈的建议是:
是否可以只打“恶友”tag,不要顺带打“恶友组”tag?
魔道动画化将近,未来你们会更火,火的同时也容易带来黑的影响,等到那个时候tag大混乱就太伤人了。
你们有你们的主要的“恶友”tag,我们也有一直习惯“恶友组”,提前区分一下tag,给各自一点空间吧?


对APH圈的建议是:
黑塔已经算是养老圈了,但也有不少黑子,想找粮的时候原本的tag很多别人家的粮确实很苦,但是这种时候才更要冷静。
说多无益,产粮才是关键。

以上,也不想搞得跟tag警察似的,希望各位能稍微听进入我的建议。
感谢看到这里的人。

严先生:

 【抽奖啦】父老乡亲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为答谢小天使们一直以来的厚爱,同时也时刻准备着为顾大帅庆祝生辰,悄咪咪地决定来一波抽奖!!!

如图将送出 毛笔 手写家书或者 自制木牌,字丑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QAQ
 

参与方式:

只需要  评论/喜欢/转发  本条动态就可以参与抽奖!

将在正月十六也就是 3月3日晚23:59 开奖

将会从在这个时间之前参与的小伙伴中,抽出10位开奖~


奖品设置:

一等奖1名:手书1封+木牌5枚+自选内容的手写1句

二等奖3名:手书或木牌自选其一+自选内容的手写1句

三等奖6名:手书或木牌自选其一


由于需要统计后才开始准备原材料、制作什么的,所以中奖的小天使们可能需要等大约1个月的时间才能收到QAQ先抱歉一声


最后祝大家都欧气爆棚,新年元气满满!

爱你们~

这里祈,lofter新人一枚,字丑请多关照🙇。图片侵权删除。😳
—————————不要脸的求红心♥️!